电影影评:《无名之辈》的好与不好

来源:周末电影   发布时间:2019-02-13 16:31:33   浏览次数:

1

每次看到“多线叙事结构”的国产片,我都会格外警惕。

自宁浩的疯狂系列《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通过娴熟地运用这一结构赢得满堂彩后,再次将该结构发扬光大的,是2014年的一部低成本农村题材电影《心迷宫》。

此后,看到甜头的电影人们纷纷盯上了这块蛋糕,多线叙事电影呈现井喷式的增长。单单近三年就有不少于6部电影诞生,包括《火锅英雄》《情况不妙》《追凶者也》《暴裂无声》《命运速递》以及今天我们要聊的这部《无名之辈》。

为什么会对多线叙事格外警惕?

原因很简单,因为它是一种极为讨巧的结构。

其讨巧之处在于让观众切实地过了一把上帝的瘾。

当然,这还不止是“举拳难打笑脸人”或“吃饱了不好意思骂厨子”的问题,其更大的陷阱还在后头。

多线叙事的本质是什么?

是利用观众的“全知”与剧中人的“偏知”之间的落差来制造戏剧性。

影片中各条叙事线上的人物,都在各自的轨道上做着自认为正确的事情。当线与线产生交集时,往往会因为“信息不对称”而产生意料之外的后果。

比如《疯狂的石头》里厂长儿子谢小盟以假翡翠调包真翡翠,并将真翡翠送给女友菲菲,后道哥等人从菲菲那里得到真翡翠,以为是假的,又自作聪明地再次使用调包计,用真翡翠换回了假翡翠。

在整个过程中,剧中人浑然不知地做着蠢事,观众则以“旁观者清”俯视着“当局者迷”。而俯视的结果是看见了冥冥之中的命运。

那命运,在《疯狂的石头》里,是将真翡翠奖赏给了无心窃取且拼命守护它的人;在《心迷宫》里,是父子在殡棺前的低头沉默,共同体认了罪与爱的极致交锋……

那么呈现命运感的关键点是什么呢?

是制造巧合。

而且巧合越离奇,命运感就越强。

于是这就隐含着一个悖论:明明对故事合理性伤害最大的“巧合”,在多线叙事电影中却成为了一种理所当然的技巧,使得看其他电影我们会称之为“这也太巧了吧”的情节,在多线叙事电影中成了“这就是命运啊”的感叹。

这种极易将“生硬的巧合”错认为“巧妙”的倾向,是我所以警惕多线叙事的理由。

因此看这类电影,我会格外小心,避免被编剧带节奏,忽略了故事的基本合理性。

2

说回《无名之辈》。

影片分为四条故事线,两主两副。

两条主线分别是:马先勇寻枪的线,眼镜和大头抢劫的线。

两条副线分别是:高明和情妇的感情线,高翔和依依的青春线。

另外还有嘉祺、真真、波仔、刘五、王顺财等粘合剂式的人物,将各条线彼此串联起来,共同构成了一个人物众多、支线庞杂的大群戏。

这四条故事线,支撑起同一个主题:一群小人物该如何“拿回”自己的尊严。

之所以用“拿回”一词,因为尊严人人有之。只不过对于小人物而言,尊严又是极易丢失的东西,需要拼尽力气捍卫。

就像片中的马先勇捡到了一把枪,本以为能借此立功当上协警,不想枪被人调了包,他只得再次踏上寻枪之路。

这把一丢再丢的“枪”,就象征着马先勇亟待拿回的尊严。

这是一部典型的“主题先行”的影片。

主题先行有好也有不好,好处在于主题鲜明,有穿透力;坏处在于为了扣题,难免有生拉硬凑之嫌。

我们仔细审视一下这四条线就会发现,除去马先勇的线较为丰满,其余的线都是比较单薄的。它很像一面“一粗三细”四条腿的桌子,共同托起名为“尊严”的桌面,但究竟承重力如何,在于观察的角度。

单看马先勇这个角色,让人想起《暴雪将至》里的余国伟。

他们的共同点是都有个“警察梦”,且都具备过硬的刑侦能力。余国伟可以凭借一己之力步步逼近真相,而马先勇最终追到了枪,并抓获了抢劫案的罪犯。

然而,他们的悲剧命运也是相同的,出色的能力并没有为他们赢得应有的尊重。余国伟始终无法跨越警局的围墙,马先勇也终究不能如愿做协警。他们因为身份、教育、地位的低下,被决绝地挡在体制的门外。

除去这一层外伤,马先勇还有内伤。而这层内伤细究起来,也不过是外伤的又一次内化。

在队长的庆功宴上,或许是因为终于通过了公务员考试而狂喜,或许是为讨好队长而卖力表演,老马喝得酩酊大醉,后酒驾出了车祸,造成了妻子的死和妹妹的终生残废。

此后的老马一蹶不振,他要面对女儿的冷眼和妹妹的恨,在负罪中活下去。

因此寻枪对于他来说,就不只是一次自我实现,更是要在残破的生活里证明自己可以重新担当起父亲和哥哥的角色。

可想而知,在马先勇的身上,尊严是何等的重量。

影片最动人的一场戏,当属马先勇与妹妹马嘉祺的隔门对话。

老马并不知道妹妹是在向他告别,他听到妹妹说的知心话感觉很不舒服,因为在他心里,他一天也没有原谅过自己,所以他只有听到妹妹像往常一样骂他,才感到安心。

而当他转身离开,去赴最后一场舍命之约时,妹妹的一句“我不怪他了”,将所有怨恨归于释然。

可他们谁也不知道,门内门外隔开的,竟是两场生死。

最终,马先勇替女儿挡了枪,并用那把假枪,机智地缴获了劫匪的真枪。

影片中出现的三把枪在马先勇身上形成了完整的闭环,而他也终于为自己寻回了真的尊严。

应该说,马先勇的这条叙事线是最完整也最丰满的。

3

由此我们再去看另外三条线,就显得过于粗糙了。

这也是多线叙事结构很容易遮蔽的又一问题:通过交叉叙事来延宕某一支线原本单薄的剧情,使之看起来丰满。

存在感最低的是高明和情妇的那条线,基本讲了一个地产开发商包二奶、欠钱跑路又良心发现的故事。

姑且不论地产开发商是否能用“无名之辈”来命名,就说整个故事线,其实并没有太多实质性内容。支线开始时,高明已在回城的路上了,支线结束,回到西山大桥与其他支线汇合。

没有起因和转变,只有结果。而毫无细节支撑的一意孤行,近乎于强行洗白。

再说高翔和依依的青春线,基本就是一条辅助线。高翔的行为是为了捍卫父亲高明的尊严,依依的行为也是配合父亲马先勇而进行的反叛与和解。

至于从高翔扯出来的兄弟情,看似热血,但是偏题了,成为了一种煽情的变奏,有效却不高明。

最后我们看看眼镜和嘉祺的情感,这也是打动了很多人的一条线。

其实在这条线里,话剧出身的饶晓志导演处理得相对更为从容,因为它更像是一出小小的舞台剧。情节基本发生在同一空间,有绑架的紧张感、有搞笑、有爱情,再加上三位演员的出色演绎,这么说吧,如果把它放在《我就是演员》的舞台上,会是一幕很不错的由表演驱动的小话剧。

可惜放在电影里,表演的性质被抽离,作为现实戏剧来看,无论是演员状态还是剧情走向,都略显浮夸。

特别是眼镜和嘉祺的感情戏,发生在如此仓促的相遇里,如果仅仅停留在对彼此生存境遇的理解上,是更为妥帖的,迈向爱情的步伐就显得过大了。

那为什么以上的种种仓促,是不易察觉的呢?

很简单,因为这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故事,被交叉剪辑进了一个复杂的结构里,仓促感被摊薄了,情绪转折也就不那么突兀了。

如果抛开其他支线,单看这条线,你就能清晰地看见它的问题所在。

对于其他两条不够丰满的线来说,也同样如此。

4

最终,所有的线归结于西山大桥的那次大汇合。

你还是可以细看看,这样的汇合中有多少巧合是牵强的。比如波仔为什么会去?以至于警方为什么会断定要在那里拿人?再比如最后眼镜和大头为什么要上救护车?难道不该跑路吗?

导演很聪明,用一段MV式的画面,在尧十三的歌声里,把所有人的处境串起来,为最后的相聚造势。

可冷静下来,还是能看到一些生硬的地方。

说了这么多,《无名之辈》还是近期值得一看的一部国产片。

评价一部电影,简单的下一个好片或烂片的结论是容易的。但在我看来,没有这样截然分明的结论,我只会去细说一部电影哪好、哪不好。

《无名之辈》的好与不好,都藏在多线叙事的结构里。

再看同类型的电影,我们最好有同样的警惕。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周末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