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影评:这样的剧本和导演,也只能是无名之辈了

来源:周末电影   发布时间:2019-02-13 15:56:51   浏览次数:

《无名之辈》毫无疑问成为了内地市场又一部号称黑色幽默、多线叙事的高口碑“神作”,而所谓多线索叙事,或者悬疑类型片,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呢?我觉得非常有必要撕开《无名之辈》搞笑包裹的浮华表面,看看它的内里还剩下些什么。

作为一个合格的剧情片,作品所要传递的主题应该潜藏于编剧的潜意识,让其随情节的推进逐渐浮出水面,而最为忌讳的就是主题先于故事。就这一层面,《无名之辈》的叙事效率是极其低下的。

随便举个例子,陈建斌去“夜巴黎”的一整场戏,篇幅很长,但回过头想想它在整体文本结构中起到了什么作用?作用有三个:1、让陈建斌被警察当成嫖客抓起来然后让他女儿看到打他一耳光,再次呈现社会边缘群体极力争取尊严而不得的主题。2、为陈建斌事后获取妓女手机提供线索,这是为了让他最后高潮段落能和其他角色汇集到同一地点。3、制造笑料。除了这些,一整场戏(指在某一场景里的具体行为)对案件本身的推动着实没有一点作用。

同理可以再回想高潮前的所有段落,几乎都是如此,强调主题同时不顾一切把所有角色强行往一块拧,感觉就是在憋着结尾多线交汇的“大招”呢,这中间又有多少巧合和硬设定我就不细究了。

说到巧合可以对照《疯狂的石头》,虽说这种类型的电影不可能完全避免设置巧合,但那个片子的可信度非常高是因为它建立了一个核心麦格芬(石头)来消解巧合,所有人都围绕那块石头有所动作,因为那块众人垂涎的石头存在于特定地点,所以像保安和匪徒同在展馆附近的一家旅馆的事实就有了一定的现实合理性。

电影是时间的艺术,尤其是非线性叙事,没有故事则会导致观众时间感知能力的丧失,以至于情节组织变成电视剧式的拼贴。再举个例子,王砚辉那条线,他跟女友在车上发生争执,险些把车开下山崖,到这里导演切到其它场景,等到过了不知道多长时间再切回这条线,他们还是在山崖边这一个状态,中间那么长时间不知道他们在干嘛(这显然也并不是平行剪辑)。看完全片我们知道整个故事发生在一天内,但观众完全感受不到短时间跨度所带来的剧情张力(亏导演还不停地有意识用字幕标记时间,并不能给观众带来由时间压迫带来的心理效果)。以至于把每一条线单拎出来都是干瘪的,不能构成对核心事件起推动作用的完整线索,这种组织方式无疑是对节奏和紧凑感的严重破坏。

同样可以对比《疯狂的石头》,每一条线、每一个角色、每一种势力,都有自己不同的目的,为达到最终目的所做出的行动,既在独立发展,又在相互影响。反观《无名之辈》,陈建斌从头到尾对事件发展没有产生任何作用,拿到了手机联系到了匪徒?和那边儿警察也通过妓女却获得的信息完全没有任何交汇,陈建斌这个角色如果不是主题需要甚至可以直接删掉,对剧情没有任何影响(哦对!这片没有剧情)。

如果这些问题仅仅是编剧水平的匮乏,那么结局的处理则是导演视听语言上的技拙,前边费那么大劲的目的达到了(使多线交汇),能在高潮有所发挥也算扳回一城,然而导演并没有完成预想中的通过交叉剪辑制造出强大的戏剧张力。焦点基本聚集在打群架(直接拍成韩国动作片),而另外几方视角没有同步的动作,尤其是警察,简直让人震惊,那边儿都开打半天了,他们前边是说要先干涉群架,等了半天愣是没出现!所以这个电影从头到尾都让人很费解。这里就体现出了导演不会处理情节甚至不会拍电影。

这样不符合逻辑的地方还很多,导演心里其实也明白,所以往往一到说不通的地方,他就会用喜剧感的营造吸引观众注意力,比如开始章宇他们闯到任素汐家里,任素汐表示如果他们不打死她就离开她就喊,然后俩人就不敢走了,先不说这个逻辑有多扯淡,我们就暂且顺着这个“设定”往下想,也就是只要任素汐叫喊,不管他俩走不走都会给他们带来威胁,那任素汐真想寻死的话,直接喊不就行了,把人家逼急了不就打死你了?而导演在这里很努力的表演那两个人想走不敢走的窘态,以此来掩盖情节的牵强。

而且就这章宇和任素汐三人情感的发展,完全打破了前边奠定的黑色喜剧的基调,这对于喜剧来说也是大忌,再想想《疯狂的石头》吧,除了结尾的一点温情段落,主线发展过程中是没有一丝情绪渲染的。而一些做得更极致的,像《奇爱博士》,荒诞和戏谑从一而终,讽刺却是由表及里的。

现阶段的国产类型片,我们不但没有办法期待出现美学和形式上的探索和创新,毕竟很多商业片导演甚至连基本的类型片公式的基本套路都没能掌握,还停留在“梗+反转+煽情=口碑”的阶段,以及深受话剧影响的导演意识和表演状态。要么是价值观输出和创作态度令人反感,要么像本片导演专业性亟待提高。而我们作为观众,表现出的对类型片的饥渴也无可厚非,但是做出健康的反馈反向刺激创作者似乎是更有必要的。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
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
周末电影